详细内容

川剧折子戏《拷红》


来源: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5/9/15 10:52:00     点击率:381

分享到:


张生与崔莺莺得逐心愿以后,被崔夫人看出破绽。于是便将侍婢红  娘,叫去加以拷问。勇敢的红娘,为着她小姐与张生的爱情,硬着头皮,在崔夫人面前把她小姐和张生的事情毫无掩饰地说了出来。因为她利用了崔夫人的弱点,使崔夫人无可奈何,勉强将莺莺许与张生的故事。

人物

崔夫人

红  娘

(崔夫人上)

崔夫人:(引子)惊悸余魂,往事凄凉不堪听。

(诗)夫主京师禄命终,

孤孀母子路途穷;

寄居萧寺因扶榇,

险把人财一旦空。

(白)老身崔门郑氏。不幸相国病故,随带女儿侍婢,扶柩回籍。行至蒲东地界,闻听贼兵扰乱,只得权在普救寺中,暂安旅榇,以避凶锋。谁知贼子围寺,强索我儿为婚。幸有张生作书,搬来白马将军,将贼杀走。前番西厢设宴酬恩,曾将女儿莺莺与张生结为兄妹。自此以后,我看这小妮子精神恍惚,不免将红  娘叫来,拷问一番,以解我心头之虑。红  娘走来!

(红  娘上)

红  娘  :(引)不作解诗婢,反怜愁眉人。

(白)红  娘便说:这几日张生与小姐得遂所欲,他们传书递柬的事,渐已稀少。正欲往书斋一行,忽听夫人呼唤,待我前去看来。

奴婢见过老夫人!

崔夫人:红娘!你与小姐连夜在花园焚香,到底为了何事?

红  娘:花园焚香,无非与老夫人求寿,别无他故。

崔夫人:胡说!我想花园靠近书斋,与张生不过咫尺之隔,这内中的行径,殊多可疑!你好好实言则可,如其不然,管叫你皮飞血濺也!

红  娘:老夫人息怒!花园焚香,实实与老夫人求寿,请勿错疑!

崔夫人:你还在巧言遮饰呀!

(唱二流)

小贱婢说的话尽是虚谬,

急得我年迈人气涌咽喉!

好好的说实情尚可原宥;

若不然管叫你皮破血流!

红  娘:(唱)

老夫人又何必气冲牛斗,

且容我小红娘细诉情由;

连夜晚到花园焚香求寿,

并未曾到书斋有甚情由?

崔夫人:(介)你还在强辩!看家法来!

(红娘取家法胆怯而至,崔夺过家法)

你还不跪下呀!

(唱)

死丫头生就了一张利口,

我观你这内中必有情由,

一定是你从中穿针引诱,

非打死小贱婢不得罢休!(打红娘)

红  娘:(唱“苦皮”滚板)

老夫人请息怒容奴剖诉,

听红娘把实情细说从头:

这起因原本是夫人引诱,

未然何冤煞我红娘丫头?

想当初孙飞虎兵围普救,

只吓得一家人魂散魄休。

天无门地无路躲不开强寇,

年迈人只急得喊破咽喉,

若有人退贼兵把合家护救,

愿许他与小姐莺凤和酬。

崔夫人:(白)啊!我当初曾有此言吗?

红  娘:当初老夫人在那大雄宝殿,高声说道:有人退得贼兵者,愿以弱女妻之。夫人!你怎么就记不得了啊?

崔夫人:这,我毫不记忆。

红  娘:啊!老夫人!你才是贵人头上多忘事呀!

崔夫人:哼!那你讲嘛!

红  娘:老夫人!我跪倒说不出来。

崔夫人:哼!

红  娘:(试着站起,揉膝)呀,容诉!

(唱一字)

张解元闻此言意在求偶,

命慧明冲出重围去把书股。

搬来了他的义兄白马将军将贼杀走,

才保得主仆们无虑无忧。

在西厢设酒宴报酬恩厚,

你竟把婚姻事付之东流。

既不允你的就该离蒲东左右,

为什么结兄妹在萧寺滞留?

使怨女对旷夫把春光泄漏,

香饵下何愁他鱼不吞钩。

崔夫人:(插白)回忆当日之事,倒是老夫人之错!

红  娘:老夫人呀!

(唱)

张相公本是个文章魁首,

我小姐读经史咏絮才优。

他二人寄诗柬唱和时久,

小红娘奉使命代把书投,

那夜晚约莫在三更时候,

我二人到书斋去把恩酬,

归来时我小姐权且落后。。。。

崔夫人:(白)贱婢!你小姐乃闺中处女,夜静深更,应该同去同来,岂是落得后的?岂是落得后的?

红  娘:唉,老夫人呀!

(唱)

为奴婢又焉敢侧旁怨尤!

会佳期想来是同心已久,

把书斋作阳台雨密云稠。

可怜我立苍苔绣鞋湿透,

涼月下好一似觳觫之牛。

直等到鸡声唱晓他们才分手,

玉人儿竟做了窃玉香偷。

亲生女教不严又疏防守,

结兄妹何啻那火上浇油,

这件事倒底该谁任其咎?

却为何怪得我事不关已的红娘丫头?

我红娘并未曾从中引诱。

嫩皮肉怎经得粗棍子抽?

(白)老夫人!奴婢仔细想来,当初贼兵去后,夫人失却前言,已是不该;加之小姐又与张生结为兄妹,他们一个求凤未遂,一个梅及时,
又道饮食,男女,人之大慾存焉,他二人的谐合,也是本乎人情的,如今无可讳言,木已成舟。何况张君瑞人品学问也是很不弱的,老夫
人不如做个顺风转帆,所全者大,又有何不可呢?

(唱)

劝夫人把此事早早成就,

也免得外人知中荀蒙羞,

这就是真实言并无虚构,

请夫人自裁夺莫再优柔。

崔夫人:(白)老身自谈:据红娘说来,如今木已成舟,叫我如何才好呀?

(唱)

小红娘,

说得来情通理透,

有老身这一阵颇费筹谋,

我本得不允许这门婚媾,

又怎奈到今朝木已成舟,

罢,罢,罢!

做一个事后补救,

将女儿许张生借把恩酬。

(介)红娘过来!速取纹银二百送与张生,作为路资,就言老夫人选他为婿,明日速往京都赴试,先有金榜题名,后有鸳帏合卺。

速去速去不可有误!(怒下)

红  娘:(唱)

亏了我费唇舌好言扶凑,

才劝得老夫人许咏雎鸠,

到书斋见张生先把喜叩,三百杯谢媒酒不酬不休。

(下场)



分享到:

蜀ICP备12001831号-1      版权所有:四川艺术职业学院    地址:成都市温江区合盛镇星艺大道366号    邮编:611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