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川剧折子戏《思凡》


来源: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5/9/15 10:19:29     点击率:72

分享到:


谓有赵氏女,自孩童之时,为父母舍入尼庵。削去八千烦恼丝,做佛门弟子。及至情窦初开,始悔空门之中,不足以结善缘,并不足以证善果。于是晨钟暮鼓,转辗愁思。礼忏唪经,反增魔道。入夜来僧房寂寞,对此半明半灭之孤灯,更难消释。左盘算,右盘算,九转回肠:计惟觅一如意郎君,度少年大好之光阴,结我善缘,证我善果,且可举我善愿。正值庵中一切优婆塞优婆夷等,均有事他往,遂逃下山去。剧本:

(色空上。)

色空 (诵子)昔日有个目莲僧,救母亲临地狱门。

借问灵山多少路,有十万八千有余零。

(白) 南无阿弥陀佛!

(念) 削发为尼实可怜,禅灯一盏伴奴眠。

光阴易过催人老,辜负青春美少年。

(白) 小尼,赵氏,法名色空。自幼在仙桃庵出家,终日烧香念佛;到晚来,孤枕独眠,好不凄凉人也。

(山坡羊牌) 小尼姑年方二八,

正青春,被师傅削了头发。

每日里,在佛殿上烧香换水,

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。

他把眼儿瞧着咱,

咱把眼儿觑着他。

他与咱,咱共他,

两下里多牵挂。

冤家,怎能够成就了姻缘,

死在阎王殿前由他。

把那碾来舂,锯来解,把磨来挨,

放在油锅里去炸,啊呀,由他!

则见那活人受罪,

哪曾见死鬼带枷?

啊呀,由他,

火烧眉毛且顾眼下。

(白) 想我在此出家,非干别人之事吓!

(采茶歌牌) 只因俺父好看经,俺娘亲爱念佛,

暮祷朝参,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供佛。

生下我来疾病多,

因此上,把奴家舍入在空门为尼寄活。

与人家追荐亡灵,不住口的念着弥陀,

只听得钟声法号,不住手的击磬摇铃擂鼓吹螺,

平白地与那地府阴司做工课。

《多心经》,都念过;《孔雀经》,参不破,

惟有《莲经》七卷,是最难学,咱师傅在眠里梦里都叫过。

念几声南无佛,哆咀哆,萨嘛呵的般若波罗,

念几声南无佛,恨一声媒婆,娑婆呵,嗳!叫,叫一声,没奈何!

念几声哆嘴哆,怎知我感叹还多。

(白) 越思越想,反添愁闷。不免到那回廊下,散步一回,多少是好。

(采茶歌牌) 绕回廊散闷则个,绕回廊散闷则个!

(白) 你看两旁的罗汉,塑得来好庄严也。

(哭皇天牌) 又只见那两旁罗汉,塑得来有些傻角。

一个儿抱膝舒怀,口儿里念着我。

一个儿手托香腮,心儿里想着我。

一个儿眼倦开,朦胧的觑看我。

惟有布袋罗汉笑呵呵,他笑我时儿错,光阴过。

有谁人,有谁人肯娶我这年老婆婆?

降龙的,恼着我,

伏虎的,恨着我。

那长眉大仙愁着我,

说我老来时有什么结果!

(香雪灯牌) 佛前灯,做不得洞房花烛。

香积厨,做不得玳筵东阁。

钟鼓楼,做不得望夫台。

草蒲团,做不得芙蓉,芙蓉软褥。

奴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男儿汉。

为何腰盘黄绦,身穿直缀?

见人家夫妻们,一对对着锦穿罗,

啊呀天吓!不由人心热如火,不由人心热如火!

(白) 今日师父师兄,多不在庵。不免逃下山去,倘有姻缘,亦未可知。有理吓,有理!

(风吹荷叶煞牌)奴把袈裟扯破,

埋了藏经,弃了木鱼,丢了铙钹。

学不得罗刹女去降魔,

学不得南海水月观音座。

夜深沉,独自卧,

起来时,独自坐。

有谁人,孤凄似我?

似这等,削发缘何?

恨只恨,说谎的僧和俗,

哪里有天下园林树木佛?

哪里有枝枝叶叶光明佛?

哪里有江湖两岸流沙佛?

哪里有八千四万弥陀佛?

从今去把钟鼓楼佛殿远离却,

下山去寻一个少哥哥,

凭他打我,骂我,说我,笑我,

一心不愿成佛,不念弥陀般若波罗!

(白) 好了,被我逃下山来了!

(尾声) 但愿生下一个小孩儿,

却不道是快活煞了我!

(色空下。)



分享到:

蜀ICP备12001831号-1      版权所有:四川艺术职业学院    地址:成都市温江区合盛镇星艺大道366号    邮编:6111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