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川剧折子戏《阳河堂》


来源: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5/9/15 9:52:30     点击率:77

分享到:


角色:薛猛……生    宋廉……武生     赵楷……净


生:辕门站立千员将,统领貌貅十万兵,大令一出摇山震,哧山威名谁不尊,威武凛凛统雄兵,为国忘家镇边庭,三代王候非容易,全凭着赤胆忠心。本帅,金琐候薛猛,字月西,我父西辽王;我母威仪候,所生弟兄四人,猛勇刚强,在朝奉君口诏,代领十万铁骑威镇杨河一带等处。唯有三弟薛刚,性情刚强,好酒贪杯,时常惹祸。是本帅念得弟兄之情将他带至阳河埋名三载有余。

前番马氏夫人生下一子,取名薛姣,叫得三弟回朝报喜;二来与老王爷祝寿。一去也是月余,杳无音信,好叫本帅时常忧虑。今乃操演之期,传大将官。

净:报——白楷告进,见过元帅。

生:起去。

净:谢。

生:传本帅大令,五营四哨,马部兵丁,人人披挂教坊,候点!

净:请令!令出,元帅大令下(照传)。

卒:钦差官直奔阳河而来。

净:候着!传令已毕,令归原堂。禀元帅,钦差官直奔阳河而来。

生:(过场)想往日钦差至此,没有徐伯夫手书,就有我父家书,莫非朝中有甚么机变,来在阳河拿本帅三两椿不是——安,想本帅在朝奉君无过失,怕他怎的。大厅官!再传本帅大令,今日免操,来日补操。问钦差官是谁。

净:(照传)。

报:宋廉白楷来在长亭未曾挑马挂号,直奔阳河。

净:(照传)。

生:叫何名!

净:宋廉字白楷。

生:想宋廉用是我薛家提拔之官,朝中纵有甚么机变,他也要对本帅明言,设龙棚来得急否?

净:来之不及。

生:既是如此,摆队迎接(吹打),那是钦差官。

宋:那是元帅。

生:请进。

宋:告进。

生:钦差官请坐。

宋:元帅虎威在此,末将焉敢妄坐。

生:你用奉命钦差,赐坐便坐。

宋:元帅近前谢坐。

生:老王爷龙字可阔?

宋:天地保养。

生:三公主母?

宋:日月齐斋。

生:满朝文武?

宋:文卿、武略。

生:钦差官向日。

宋:末将有何德能敢劳元帅动问。转问元帅,虎驾可闲。

生:为着阳河重任仁心,何曾得闲。

宋:后堂夫人?

生:女流之辈,随时而过。

宋:薛姣少爷?

生:汝子之辈,问他则甚。

宋:将门将种,焉得不问。

生:如此曾何了,钦差官你是午门接旨,还是朝房接旨?

宋:午门接旨。

生:旨内情由?

宋:概然不知。

生:可曾见过夫人。

宋:未曾。

生:如此后堂见夫人去。

宋:前堂拜元帅。

生:后堂见夫人。

宋:我的老……(下)。

生:观看宋廉言语糊涂,口中擒词,莫非朝中有甚么机变。

净:元帅何不观罢七日内情由。

宋:如此摆开香案,吾天子,唐父王,久离膝下,未曾尽孝,合心跪折(吹)。

净:元帅可曾观罢旨内情由。

生:唐天子春秋年迈,叫本帅回朝子替父职,并兼封王。

净:元帅回也不回?

生:奉君口诏,焉有不回之理。

净:给元帅道喜。

生:大家有喜,回朝之后再来提拔。有请钦差。

宋:满怀心腹事,元帅他怎知。元帅可曾观罢旨内情由。

生:(照前)。

宋:元帅既要回去,末将赠你快马十足,外加兆之。

生:安——想快马十足,外加兆之,乃是逃走二字,莫非朝中真有什么机变不成。

净:元帅何不打听三爷下落?

生::着我正虑的是这个村夫钦差官,今年老王爷寿诞如何?

宋:胜过以往。

生:你何曾得知?

宋:末将在辽府交宝三日。

生:如此请受我一拜。

宋:焉敢受拜。

生:辽府交宝可由知替本帅行孝一样,焉得不拜。

宋:提拔之恩理当如此。

生:如此受拜,了钦差官辽府前可得一下。

宋:谁?

生:我那三弟薛刚。

宋:薛刚!

生:怎么样?

宋:他也好。

生:三弟,三弟,想你随本帅来在阳河三载有余,无有人道你个好字,只要你好好的做唐天子的官,别人都有做的,难道你没有做的?

宋:哼!还还要做官!

生:敢问大人宋廉来在阳河,口中擒字,难道欺本帅的上方剑不利?

宋:哎呀元帅,千不该万不该,阳河不该把三爷差,临行尊兄把酒戒,慈母爱儿把酒开,酒醉闯出辽府外,他不该去端机台,满堂神像他打坏,四十名门丁丧阳台;金科探花他打坏,太子爷金冠落尘埃。千不该来万不该,他不回去打张台,贼奏本君宠爱,你薛家满门都受灾。

生:(状)三百口家眷?

宋:刀刀见血。

生:老王爷、太夫人?

宋:立斩金阶。

生:怎样?

宋:立斩金阶。

生:那薛刚?

宋:逃走了。

生:哎呀(昏倒)

(帮腔)闻听见不由人魂飞天外。

二将:元帅苏醒。

生:(帮腔)止不住心血儿涌将上来,耳边厢忽听得在呼元帅,七魂茫茫又转来。睁开昏花眼用目观看,你是老王爷。

净:末将是赵楷。

生:你是太夫人。

宋:我是宋廉。

生:老王你呢?

净:立斩金阶。

生:太夫人呢?

宋:问斩金阶。

生:老五爷,太夫人。却原来是钦差官与提牌,我才好悔呀——

千不该来万不该,阳河堂不该把薛刚差。我本得带兵反回界,我薛家要立忠孝牌。我本得不带兵反回界,实可怜薛家满门都受灾。阳河堂难坏我薛猛元帅——

宋:君不正,臣逃国外。

净:父不正子奔他乡。

宋:点起阳河人马。

净:反回帝皇都。

生:好呀!君不正臣逃国处,父不正子奔他乡埋应该,叫宋廉和赵楷,呼钦差唤提牌,你把那阳河堂的大令往上抬。统兵官!

二将:元帅。

生:不消说我薛猛元帅马前砍杀。

二将:宋廉,赵楷。

生:好将!宋廉,赵楷把路开,马镫新鞍将着楷,耀武扬威上将台。晓谕阳河百姓莫惊怪,叫他们休要出外惹祸灾,一非是与唐主争世界,反回朝去杀张台,阳河堂大令抬出外。(过场)回头又见忠孝牌,叫宋廉和赵楷,唤钦差与提牌,你把那阳河堂的大令抬转来,本帅还有个巧安排。

二将:元帅,怎么不反?

生:生事儿休把别人怪,怪只怪二爹娘养子不教自遭灾。耳听得道锣响阳河堂外,但不知何方官儿到此来。

报:马龙到。

宋:末将将他杀了。

生:嗯——,奉命钦差各自退下。有请。

龙:请问元帅适才号炮连天,何人至此?

生:钦差官。

龙:至此何事?

生:(照前)。

龙:那阳河重任……

生:胆大马龙!莫非前来摘印!

龙:六部有文,元帅请观。

生:待我一观!我么问你,这上——

龙:天。

生:下——

龙:地。

生:眼前……

龙:郎舅。

生:日后原任阳河。

龙:原印归还。

生:好,待本帅去。

龙:哪里去?

生:前去呈印。

龙:大厅官何用?

生:大厅官呈印来。

净:哎呀,元帅印信去了,怎样调动阳河人马。

生:本帅还有兵符令箭,呈来。

净:是(呈印)。

生:请来拜印(过场)。

龙:印被你大厅官夺去。

生:印被大厅官夺去。

龙:大厅官,本帅点兵你要早来,倘若来迟了,我到认得到你,只怕是他么,认你不得!

生:大厅官怎么不去,身为大将可知卯期,这一卯?

净:四十。

生:二卯?

净:八十。

生:三卯!

净:哎呀元帅,你要看末将多多看几眼,只怕不能得能够了。

生:好话莫多说,各自去吧(下)。

宋:哎呀元帅,适才何人至此。

生:马龙至此。

宋:到此则甚。

生:前来摘印。

宋:待我前去夺回。

生:你量太小了。

宋:量小非群子,无毒不丈夫。点起人和马,反回帝皇都。昔日先王去征东,保驾将军胡国公,瞒昧功劳张仁贵,你薛家功劳一旦空。

生:钦差官何须把本帅逼,听本帅把薛家的儿对你提,我先王你名儿叫薛礼,跨海片东掌令旗;我的父西辽王,却无人比,我的母威仪候是唐王封,所生弟兄坤玉猛勇刚强保华裔,你二爷四爷入山修道去,只有本帅阳河统铁骑。偏生三爷薛刚不争气,他惹事生非害人的。老王爷太夫人把命丢,三百口家眷命归阴。你要本帅不回朝是正理,又怎奈我薛家要把忠孝立。又劝你快快复命去,我上方剑出了销认你不得。

宋:老王爷太夫人命不在。

生:这是他养子不教自遭灾。

宋:元帅你反不反。

生:你要怎么样。

宋:你不反扭着你的龙袍和玉带。

生:我叫你撒手。

宋:我不撒手。

生:我一足踢你下月台。

宋:元帅不该大不该,不该踢我下月台。

宋廉便说:是我来在阳河,我娘叫道一声,宋廉儿叫此番去至阳河,劝转元帅反回朝来,你便回来见我;若你劝不转,你互也不休想见我。母亲,你要见你儿不能得够了——薛家好比一口钟,外面实来内面空,三尺春风掌在手,宋廉阳河命送终。

卒:宋廉废命。

生:哎噫——见得宋廉倒在地,鲜血淋淋湿透衣,你劝不转本帅该回朝,阳河一死把本帅,可怜你七旬老母倚门柱,望儿不回好伤悲,叫人来把尸首掩下去,后堂去见马氏夫人。(下)



分享到:

蜀ICP备12001831号-1      版权所有:四川艺术职业学院    地址:成都市温江区合盛镇星艺大道366号    邮编:611131